陈道明: 中国, 需要一个有“教养”的影视圈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9-01-10 21:57:48  点击:119  属于:非常人物


 

演员最重要的,是要有“教养”。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木蹊

新闻背后,有你不知道的世界
 

“现在动不动什么手破了,什么哪儿摔伤了,什么冬天在水里头,夏天穿着大皮袄,变成了一个演员的功劳。人家清洁工早上4点起早,你还在被窝里,怎么说呢?你演员就应该吃苦,就应该吃这样的苦!”
 

当这段话出自一位在演艺圈里,早已“功成名就”的演员之口,并且在网络上被无数观众转发时,一切显得饶有意味。
 

他的名字叫陈道明。
 

01
 

不久前,他从李雪健手中接过执棒,高票当选为“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
 


 

引发陈道明这番感慨的,毫无疑问是目下演艺圈的乱象:“鲜肉”越来越多、“特效”越来越好、“成本”越来越高。
 

但人们都说:现在的电视剧不好看了
 

先是一些抗日神剧,手撕鬼子、裤裆藏雷、子弹拐弯……不仅仅亮瞎了观众的眼睛,更侮辱观众智商!
 


 

而后是娱乐圈演员的高片酬,耗资1亿的作品,有9000万都用来请那些“鲜肉”、“女神”,剩下的1000万才是场景和特效
 

甚至哪怕是9000万,那些“大牌演员” 们,不是不背台词,就是频繁使用替身,就连表情,也只剩下了吹胡子瞪眼。
 


 

不过,最令陈道明吃惊的是那些糟糕的大牌演员们,后面还拥有着狂热的粉丝:“你知道我们家xx有多努力吗?”
 

02
 

陈道明的演绎生涯,是从龙套开始的。
 

年轻那会儿,陈道明还是一个傲骨的人。出生于书香门第的他,从小就一身书卷气,因为时代动荡,为了躲避上山下乡,他才去考了天津人艺,进入了影视行业。
 


 

他跑了7年龙套,没有台词、不露正脸,有的时候演死尸。那是他生命中最暗淡的日子,这不是因为他努力,而是演员这行的水,实在是深
 

后来,他在节目中回忆这段日子:“我跑了7年龙套,但毫无怨言,对于这个行业戾气,我从没有过。”
 

多少年后,当一些吸毒的明星被抓,对镜头哭诉着自己压力太大,只能靠毒品减压时。
 

陈道明不禁发火:

“就你有压力?有老百姓吗有压力吗?”

“演员,比普通老百姓挣得多、社会关注度高,要非说有压力,也是在名利场想出名、想风光的压力。用压力解释吸毒,纯属借口!”


 

现在的人们喜欢他的这种“火气”,但在当时还没有话语权的他,并没有和整个行业叫板的资本。不过他当时也很清楚:他需要在时间里沉淀下来,用自己的演技和实力,来撼动这个圈子。
 

只不过没有想到,三十年后,他会成为“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并用一番对“演艺圈”痛批,坚定证明了自己的初心!
 

1988年,陈道明饰演了电视剧《末代皇帝》里的溥仪,斩获“金鹰奖”、“飞天奖”,一炮而红,但这不过是命运对他的一此小小的奖赏,天道酬勤,多年的龙套,才容易换来一次荧屏正脸
 


 

03
 

不过照理说,这样的人,是不应该被导演选中当主角的,因为,他不“讨喜”。
 

早年的他,血气方刚,在领导面前,也不肯低头。

“导演,你们这剧本不合逻辑,我不能拍。”

“大家都是这么拍的,你较什么劲!”

“人家都不对,所以我们也要不对下去吗?”


领导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财宝遍地的影视行业,争先恐后地捞金,同行问他:“你也身在这个行业,有什么资格挑剔、说三道四?”
 

但他却回答:“我当然能够得过且过,但是干一行要有一行的规矩,这个圈子已经这么烂了,难道还要把余生也烂下去?”
 


 

中国的影视行业有哪些缺陷和不足?一个演员的“基础素养”在哪里?
 

1988年,当陈道明带着这些疑问在纠结着手中的剧本时,他还是一个刚刚接了个有“正面镜头”的小演员。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倔强,陈道明虽然接戏不多,却部部经典,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的经典荧幕形象。
 

人们忘不了《围城》里清高且虚伪的方鸿渐,忘不了《康熙王朝》里怒斥群臣的康熙帝,从《英雄》里的秦始皇,再到《归来》里的陆焉识...他演活过每一个人物的百味人生。
 


 

1994年,冯小刚为电视剧《一地鸡毛》选角,影片说的是曾经心高气傲的主人公小林,如何从刚到机关时的执拗,到慢慢被日复一日的琐碎磨平,最终适应了,然后游刃有余了。最后他还在这种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找到了乐趣,应付自如。
 

刚开始,冯小刚还担心,他认识的陈道明固执且清高,能演好那种在平淡中逐渐失去棱角的市井小人物吗?他低得了头吗?他过去都是演的皇帝。
 

陈道明看出了这个怀疑。一天晚上他约冯小刚去家里聊聊。桌上有一瓶二锅头。
 


 

陈道明从不喝酒,更反感喝醉了互相称兄道弟的情景。那时的他,一直认为自己不需要影视圈的朋友。
 

陈道明深知 只经历过几个角色的他,演技上着实有些“黔驴技穷”,但事到如今,他需要改变:“我知道我在表演上有很多‘死穴’,但是我想在努力改变这种状态。”
 

一瓶二锅头、一个角色、一部剧本,两个人,聊到天亮。这是冯小刚唯一一次,见到陈道明喝酒。
 


 

在《一地鸡毛》拍摄中,冯小刚看到完全不一样的陈道明。甚至在镜头外也是殷勤、周到、善解人意,任何事都能有个商量:“完全找不到陈道明的影子了,就是一个活托的小职员。”
 

但戏一拍完,吃散伙饭当天,连过渡都没有,他“唰地”一下,就离开了角色,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又回到了他的脸上。
 

冯小刚说,他是一个清高的只肯在戏里低头的人
 

04
 

他不沾烟、酒、牌,不喜欢应酬,从不光顾酒吧、歌舞厅之类的娱乐场所,很少参加饭局,即使参加,一般不超过半小时。除了工作之外,剩下的也只是读书、练字、弹琴、下棋,为女儿做做衣服,为妻子减裁皮包。
 


 

出道至今,陈道明依然保持着深居简出的生活,以一种固执的缓慢,生活在自己的步调里。只不过这几年,他坐不住了!
 

我们从艺者要永远记住,无论文化水平高低,首先要有基本教养:包括家庭教养和社会教养。简单讲,在家尊老爱幼,在外遵守社会秩序。
 

近四五年里,我们看到了一个愤怒的“陈道明“,从批评小崔:”连烟都戒不了“,包括在冯导的庆功宴上大骂:“你TM没看过跳舞啊,还比划呢!”再到对整个行业的“开喷”:“这些剧能面世,是导演脑子完全进水了!
 


 

渐渐地,他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指正身边所见的不满,也公开批评起了那些品质低劣的影视剧作品,包括影视圈里急功近利的风气“:演员手破了、摔伤、冬天在冷水里、夏天穿皮袄这些细节,都成了敬业,变成演员的功劳。”
 

与这句话相对的,是某个手指上破了个小口子,微在博上到处求安慰的小鲜肉。
 

有人劝陈道明,公开场合谈论行业的毛病不太好,容易得罪人,但他还是坚持宣传“行业自清”、“职业操守”。
 

他的理由是:演员最重要的,是要有“教养”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