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莫文蔚: 我要再唱50年!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12-01 20:41:43  点击:85  属于:非常人物


 

年近50,却依旧活得像个少女。这个不老美人,用时光调剂出了最醇香的味道。人们不禁要问,莫文蔚为什么都不会老?

 

· 世界华人周刊出品 ·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荠麦青青

洞烛幽微,发掘名人世界的人性之光

 

每每读到汤显祖的《牡丹亭》总会感觉触目惊心:“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似这般,都付与了断瓦残垣。
 

光阴总在不动声色地改变着一切,直至将我们的青山绿水劫掠一空,徒留断瓦残垣的满目荒凉。
 

但有一种人,似乎被岁月置于遗忘的彼岸,她不忧不惧,兀自开放,恣意成长,仿佛与时光达成了某种默契的“合约”:你慢慢走,容我缓缓待春归。
 

01
 

按照传统的审美标准,莫文蔚算不得美人。甚至多年以来,被一些人冠以“丑女”的名号。
 

但当年多少颠倒众生的绝色,也只是刹那芳华。可是,她呢?最初未获广泛认同的个性化形象,却被时光调剂出了最醇香的味道。
 


 

转眼间,今年48岁的莫文蔚已经出道25年了,多少红伶在大浪淘沙下已经悄然无踪影,但她的演唱会一直在开,而今年巡回演唱会上的一组照片更是惊艳了众人。
 

颀长挺拔的身材,美丽的天鹅颈,没有刻下时光印记的玉肌冰骨和不老容颜,在钻石镶嵌的玉服衬托下,更是熠熠生辉。
 

有时,我们太小看了皮囊,如果这具皮囊数十年如一日的保持着不走形,不松垮,不臃肿不堪,不面目难辨,而是匀亭有致、清新怡人时,你永远不知道她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
 


 

魔鬼般的自律带来的,不仅仅是窈窕性感的身材,还有更自由的生活境界。
 

为此,她严格控制着高热量的饮食,再忙再累都要坚持每天运动,与其说她在维护美,不如说,这也是她对职业素养的一种本能恪守。
 

在一首歌的MV中,她身上穿的那件紧身旗袍,勾勒出婀娜曼妙的风姿,追溯至1996年,她就是穿着这身旗袍拿下了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女配角奖。
 

因此,她现在还不无自豪地说,“哇,我都到这个年龄了还能这样子,挺不错,至少二十几年前的衣服,我还是可以照穿。”
 

20年前的衣服照穿,一把浑然天成的磁性嗓音,也经年未变。
 


 

当被誉为歌神的张学友为突然“倒嗓”而惴惴不安,并因此感叹技不如从前时,当天籁如王菲在演唱会现场也屡屡走音时,莫文蔚却一直保持着她稳健自如的发挥,这是上天眷顾吗?
 

我们看到的多少举重若轻,不过是对自己够“狠”的结果。
 

出去应酬时,避开所有过甜过辣的食物,为了保护好嗓子,她摒弃了一切重口味的爱好和不良的习惯。
 

身体,这座“圣殿”,它为人所用,亦被我们供奉,只是你对它的虔敬有多少,它对你的回馈便有几分。
 

02
 

南宋理学家朱熹谈到知识的汲取,写下“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之句。
 

但人生的很多道理,皆有共通之处。
 

演唱会上,当众人艳羡她绝佳的身材时,更有一些人为她动感十足的舞台形象赞叹不已:这样且歌且舞,活力四射的精湛表现,真的出自一个年近五旬之人吗?
 

活力,源自良好的体能,更来自她始终如孩童般的好奇心。
 


 

而这,也是孩子比起大人,最难能可贵的一点。
 

两年前,她为了“偷师”学习电视节目制作,破天荒地上《我们来了》真人秀节目。
 

身为巨星,秒变为“小学徒”,充满好奇心的她不仅走进了节目录制现场的监控机房,还像模像样,认真十足地操控起了监控摄像机,实地体验了电视真人秀节目的幕后制作。
 

“偷师”到了技术后,她开心至极!
 


 

众星去苏州玩,由莫文蔚担任主场,出演昆剧经典之作《牡丹亭》中的杜丽娘,为了圆满完成“使命”,她向梅花奖得主虚心学习昆剧,从唱腔,到方言,从一颦一笑,到一招一式,她都一丝不苟地学。无比艰巨的任务,由于她的灵心慧性,和全神贯注,最终赢得了满堂彩。
 

莫文蔚事后在微博上留言:“一夜之间爱上昆曲。”
 


 

入戏甚深的她,过去很久,仍觉得那缠绵悱恻的曲调在脑海中盘桓不去。
 

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永远是新鲜的,未知的,需要她睁大眼睛,去打量,去挖掘,去进行无穷无尽地探索的。
 

强烈的好奇心为她输送了源源不断的生命能量。
 

有一次,和一个姐姐上街去扫货,快走进商场时,她忽而折身,雀跃着跑向门口的花坛,她大声笑着招呼我:快过来,这花好香啊。
 

我愣怔须臾,作为一名伪文艺中年,一直无动于衷地等着她回来。看到她焕发着少女光彩的亮晶晶的眼神,我忽然明白,她身上那种仿佛不曾被时光侵凌的轻盈之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了。
 

所以,一个人的老去,首先是从好奇心的消失开始的。
 


 

这个世界于她,不再有发现的乐趣,和猎奇的欢愉。
 

形容枯槁,心如死灰,原因无它,她首先扑灭的就是对生命的热爱。
 

而莫文蔚呢,一直对生命中的种种意趣,充满了无比充沛的热情。
 

出身优渥的她,本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名媛,到待嫁年纪,找一门当户对的世家子,做一养尊处优的豪门贵妇。
 

但她选择的人生路径,迥然相异。虽颠簸不断,却也让她邂逅了无限风光。
 

儿时莫文蔚


6岁学会弹钢琴,上高中时孤身一人去意大利读书,中四时就写过“十四行诗”。并得过首届香港十大杰出学生奖。
 

及至大学时,就读于英国。
 

那时的她就把“求知”当做一种莫大的乐趣,年纪轻轻,便精通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粤语、普通话六种语言,虽然受的是西方教育,但她同样热爱古筝和民族舞,多才多艺为她日后在娱乐圈的多栖发展,任意“辗转腾挪”,提供了一展长才的舞台。
 

17岁莫文蔚和妈妈


出道以来,16张个人专辑,近50部电影作品,从未间断过的演唱会,开了一场又一场。
 

此外她还能演话剧,有自己的工作室,开发自己的香水,在诸多领域都能风生水起。
 

在最新发售的专辑《我们在中场相遇》的听歌会上,主持人黄子佼说希望下半场她可以继续再唱25年,她朗声大笑:“我要再唱50年!”
 

她毫不掩饰自己工作狂的本质:“我实在太爱自己的工作了,没有理由要停下来。”
 


 

从台湾到北京,从香港到重庆,从国内到国外,从《他不爱我》到《广岛之恋》,从《盛夏的果实》到《不散,不见》,她舒缓沙哑,又略带几分慵懒风情的歌声,就那样丝丝缕缕地拂过我们的心田,浸润着那些曾在无数的夜里仓皇流离的灵魂。
 

有人中途离场,有人经年陪伴,以抚慰心灵的歌声,以不能被澌灭的热情。
 

很多时候,我们对偶像的欣赏,其实更源于对其人格力量的认同。
 

同类人,即便不能在一个时空相逢,也会在同一频率上遥相呼应。
 

03
 

一个特立独行的人,有时即便在事业的疆场游刃有余,也很难在感情上挥洒自如。
 

而莫文蔚,却是那个少有的,无论在事业还是感情上都率性洒脱的人。
 

她与周星驰的感情尽人皆知。不完美的结局,却没有被她演绎成苦情的戏码。
 


 

分手后,他们还可以一起拍《喜剧之王》,她开演唱会时,周星驰与妈妈还会来捧场。
 

2016年,他们再度联手,莫文蔚为周星驰的新电影《美人鱼》献声《世间始终你好》。
 


 

当他四面楚歌,内外交困时,她不惧任何流言蜚语,为他积极去做宣传,以求更多的援声。
 

当年,他力排众议,启用天分虽高,但璞玉待琢的她,而几部合作过的电影也成为他们相爱过的明证。

 

 

后来,缘尽于此,她没有说过他的半分不好。
 

揶揄也好,耿耿于怀也好,意气难平,恨意难消,都不过是心执怨念罢了。
 

一直不能释怀的朱茵,和永远前瞻的莫文蔚,代表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爱情态度。
 

而爱情态度的映现,也不过是人生境界的折射而已。
 

她只愿记得他的提携之恩,记得他曾给予过的种种快乐,至于那些不愉快的插曲,尽付流年,随风去吧。
 

所以,当他再度需要她的大力支持时,她仍可以前嫌尽弃,替他不遗余力地宣传,甘愿为他做一个冲锋陷阵的马前卒。
 


 

人皆道,受恩深处宜先退,情到浓时便可休。
 

然而,当爱情已成往事,亘久绵厚的恩情却成为他们彼此之间更坚韧的纽带。
 

因此,见惯世间炎凉的周星驰不吝在众多媒体前,对她由衷地说上一句:“看来看去,还是始终你好啊。”
 

她还是那个至情至性的“白晶晶”,他已是千帆过尽的白头人。
 

但,茶未凉,人未散。怕是对所有曾入骨入心的感情不肯施以残忍的仁念。
 

2011年,莫文蔚再次获得金曲奖,颁奖台上她激动地说:“这次我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今年结婚。”
 

那一年她41岁,未婚夫是她失散多年的初恋男友。
 


 

当年17岁的她太过年轻,不懂爱的两个人,最终劳燕分飞。
 

但时光没有带走他,那颗朱砂痣,一直栖居在她的胸口。
 

20年后再相遇,他紧张地、小心翼翼地拿出戒指,问她:“嫁给我好吗?”
 

她没有半分羞赧,笑着答应了。
 

曾失之交臂,曾兜兜转转,蓦然回首时,竟然还是旧爱如昨,予我余生清欢。
 

那年的七夕,她出了一首新歌叫I Do,作为礼物送给他:“漫漫长路,爱是莫忘最初”。
 

2011年的佛罗伦萨,在那个他们最开始相识相恋的地方,她和他举行了一场浪漫温馨的婚礼。
 


 

然后相携万水千山走遍。从南半球到北半球,从赤道到冰川,看过北极光的壮美绚烂,也徜徉在大溪地的梦幻仙境中。
 

只要没有工作的安排,两人便背起行囊。赏过的风景,还有共度的每一个良辰,皆是爱的欢娱时光。
 

在爱的这条路上,她也曾披荆斩棘,也曾伤痕累累,但所幸,那些伤口给予她的,不是耻辱的标记,而是一次新生的淬炼。
 

心思澄澈,从不强求。所以,她拿得起,放得下。只活在现在和未来,既能勇于结束,亦可盛大重启。
 

就像她一直不讳言谈到影响她生命的三个男人:“初恋男友教我讲德文,星仔教我品尝红酒,而冯德伦则教我谈恋爱要开开心心。”
 

说到底,对爱情从不画地为牢,对人生从不循规蹈矩,让她收获了更多幸福的可能。
 


 

事业洒脱,感情洒脱,当然是源于骨子里的坚强,她曾说,我一直以来都很少哭,比如说演戏里面需要角色哭,我就留给她哭吧。有一段时间没有演电影了,所以上一次哭是好久之前了,而且我会自己躲起来哭的,我不会在人面前哭。
 

莫文蔚那首《其实我一直都想对你说》,当年是送给冯德伦的歌,她坦承在录制这首歌时,为了忍住不哭以致流鼻血。
 

潇洒如她,倔强如她,宁愿自己的泪水是释放在戏里,稀释在更浩瀚的人生海洋里。
 

在感性中游走,适时以理性收束,所以,我们看到的她,既可野性撩人,媚骨天成,也能知性优雅,淡定从容。
 


 

难怪在4A广告的调查里,她是很多中国女性最渴望成为的那种女人:美丽、独立、自信、乐观、高智商、高情商,懂得经营自己。
 

她没有活得无懈可击,但她确实演绎出了一个精彩不断的自己。
 

04
 

端庄其品,清丽其人,长久以来,我们太爱这种正大仙容的女神范儿了,但今时今日,当一个永远洋溢着热情,不伤春悲秋的女子,豁达其襟怀,果敢其行止,一直朝着自己坚信的道路前进时,你才知道:真正的自由,不是囿于年龄的枷锁,世人的目光,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才能在人生更高的维度上,寻幽览胜,游目骋怀。
 

复旦大学陈果教授讲过grow old(变老)与grow up(成长)之间的分野。
 

变老,是一种向下的力量,是人生无可规避的现实,只是节奏有快慢之分。
 

成长,则是一种向上的力量,是光焰,可以照亮人生,并且能够对抗仿佛是“和平演变”的衰老。
 

我们从莫文蔚的身上看到的,一直都是向上生长的力量,向外探寻,让她的世界没有越来越狭仄,而是一天天地阔大;向内探求,则让她静水流深,日益变成一座丰富的宝藏。
 


 

所以,“妖”行于世,绝非魅惑众生,她欣欣然去拥抱生命中的诸般美好,既不孤芳自赏,也不顾影自怜。
 

把时间、精力、感情全部“浪费”在值得的事物上,不做任何与意志,与内心的皈依悖逆的事情,那么,她得到的也必将是光风霁月的人生。
 

她的活法未必最好,但无疑最洒脱。而生命的最佳境界,不也正是艾佛列德·德索萨的诗中所写的那样吗:

去爱吧,就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

唱歌吧,就像没有人聆听一样;

跳舞吧,就像没有人注视一样;

工作吧,就像不需要金钱一样;

生活吧,就像今天就是世界末日一样。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