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中国制造只能代加工? 她创立了中国人自己的奢侈品牌, 7次闯进巴黎时装周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11-04 20:08:53  点击:100  属于:非常人物


 

一个女人的最大从容是什么?她有纵横捭阖的战场,也有寄寓情怀的桃花源。她,从一个内蒙古小县城的技术员,到创立中国人自己的高端奢侈品品牌,跻身巴黎时装周,完成了一个女人最华丽的转身。
 

· 世界华人周刊出品 ·

作者:荠麦青青
 

 

那年,当她坐上飞往德国的航班,从舷窗俯瞰波涛如怒、又瑰丽无比的云海时,没人能预料到,几年之后,这个看上去温润如玉的小女人,能成为世界级的顶级专家,并以飓风过境的姿势,在中国时尚品牌的空白领域,成为那个勇敢的拓荒者。
 

就像小时候,她踩着没膝的大雪去上学,围巾与睫毛上结满了霜花,她调皮地眨眨眼,霜花如折翅的小鸟,扑棱棱地振起沁凉的水珠,她竟快乐地笑了......
 


 

01
 

多年后,她坐在我面前,我从她的眼里仍能看到那种水样的光亮。
 

法国著名存在主义作家西蒙·波伏娃说过,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被塑造成的。
 

这句话用在郭秀玲身上再合适不过:从大学毕业到成为一名优秀的技术员,她用了10年;从离开内蒙到德国深造,直至成为世界前五的顶级专家,她用了10年!从创立自己的国际羊绒时尚品牌到跻身巴黎时装周,她又用了5年,前后相加,便是四分之一个世纪!
 

这25年,岁月不居,春秋代序。有无数的告别与离开, 亦有一次次厉兵秣马,重新出发。她不疾不徐,却以自己稳健和坚定的步调,走上了世界的最高舞台。
 


 

浙江大学的盛况教授,谈到当年潜心研发第三代核心芯片的初衷时就说:“我不想中国企业受制于人!”
 

而郭秀玲,作为Sand River的创始人,从立意做自己的品牌开始,正是不想“受制于人”!有自己的产品,有中国人的高端羊绒品牌,而不是仅仅成为一名国外大牌企业的供货商。
 


 

受制于人,只能被予取予夺,当我们也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时,才能被世界听见。
 

02
 

今年,Sand  River已第7次闯进巴黎时装周,这也是中国持续而唯一进入巴黎时装周官方邀约的品牌,史无前例。
 

在它傲立于世界高端品牌之前,曾为爱马仕、阿玛尼等国际奢侈品品牌提供顶级羊绒原材料,作为代加工,她同样做得风生水起,但只能屈居于这些蜚声国际的大牌产品链条的下游,无从实现她对价值卓越的追求。
 


 

1991年,郭秀玲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内蒙古鄂尔多斯的一家羊绒衫企业当车间工人。最基层的环境可以埋没人,也可以磨砺人。
 

最重要的是,你要架设一部天梯,看到清风流岚的云上风光,还是庸碌行世,泯然于众人。
 

在这家羊绒企业,她一待就是十年!
 

上班之初,在那样一个“比产量不比学历,比后门关系不比学识”的环境里,在一个日夜喧响的无法安放青春的车间里,她一度心如死灰:“难道我苦读十年,学了那么多东西,一辈子就做一个车工了吗?”
 

父亲说,要不,你回农村种地吧,咱们还有几亩地和一坡羊。
 

父母已倾其所有,供她读书,她不能允许自己未曾与命运交锋,便铩羽而归。
 

于是,她摒弃了一切杂念,潜心于技术。
 


 

每逢上夜班,别人在抽空偷偷睡觉时,她讨来尘封在机修间、足有一尺厚的机器英文说明书,对着眼前那个陌生的巨无霸进口机器,开始字斟句酌地翻译与阅读。
 

这样一个没有任何纺织技术背景的女孩子,在巨大的机器轰鸣声中,在磕磕绊绊里,竟翻译完了宛如天书般的机器说明书,并将其工作原理和核心技术悉数掌握。
 


 

这十年,她结婚生女,做贤妻良母的同时,并不妨碍她一直在追求自我成长的脚步。
 

“那时多苦啊!”但她回忆起来时,却觉得“土里刨食”,躬耕于梦想的田野,是一件可以甘之如饴的事情。
 

2000年,已成为行业翘楚的郭秀玲,以期更大精进,应德国STOLL公司的邀约,只身飞往德国本部工作,专攻时尚设计与纺织自动化技术。
 

在德国,她作为一个亚洲女性,站在无数高大的德国人中,因为够不着机器,要用垫板垫着才能操作机器。
 

她几乎没有休假,每天,她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人。她经常泡在实验室里,实验室里的长明灯一直为她点亮。
 


 

2年后,这名全球Top5的技术专家回国,与之一起载誉归来的还有200多项个人专利。技术输出同时,成为全球各种顶级品牌的供应商。
 

但因为仅仅是OEM,一条大牌的羊绒围巾要卖到几千元甚至几万元,而OEM所得到的利润微乎其微,“羊绒原料是中国的,我们有核心技术,生产制造是我们做的,为什么贴牌身价就能涨上去几十倍、上百倍,后来想明白了,差就差在品牌上!我们自己没品牌,就只能处于没有话语权的最底层!我不甘心!”
 

一句“不甘心”让郭秀玲鼓起了实现自我价值的勇气和决心。
 

2012年,她注册启动Sand River品牌,在此之前,她做足了5年多的调研。低价快销的商业模式让她敏锐地意识到了定位的错误,既然羊绒是高品质原材料,那么,找到与之匹配的模式,才是通衢大道。
 


 

这其间,她数度面临崩溃:作为一个纯正的技术派,她不懂高端品牌运作,没有独特的创新创意, 更致命的是,从08年金融危机连年代工亏损,已经耗尽所有的积蓄。那种弹尽援绝、命悬一线 的“末日” 之感也曾令她惶惑不已。
 

但她不肯做懦弱的逃兵,更不想向命运认怂。于是,一次次与考验交手,迎难而上。
 

她又通过整整5年的不断地测试与摸索,最终将品牌的产品定位于:“高科技含量的艺术化羊绒产品。走社会雅致文化生活、新颖时尚的羊绒服装服饰品牌及艺术品相结合之路。”
 


 

2012年初,她重新调整航线,向着高端时尚羊绒品牌进发!
 

第一道关是严把材料关。全世界70%的羊绒产自她自小生长的内蒙古。最顶级的羊绒就在内蒙古阿拉善及阿尔巴斯牧区。为此,她回到家乡,除了自有的家族牧场,与相邻牧区的牧民家庭建起羊绒基地,养殖珍贵的纯种山羊。
 


 

郭秀玲只选择那些纯种的阿拉善公羊和母山羊配种, 并在羊羔出生后甄选出毛质最出色的小羊加以分别圈养,维护了羊绒在源头上的奢华本质, 成为了Sand River品牌得天独厚的资源。
 


 

正因为小羊羔的初生绒毛一生仅能被采集一次,20只小山羊的绒毛纤维才够制作一件羊绒披肩,所以每一件羊绒产品都弥足珍贵。
 

只有摸起来“细软似云”,围起来“轻如蝉翼”,收起来“小若鸡蛋”,才是郭秀玲想要的顶级羊绒围巾的品质标准。
 


 

03
 

在技术领域纵横捭阖多年,郭秀玲深知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当推技术。
 

以“专、精、尖、特”而著称的德国造一直是“工匠精神”的体现,为此,工厂采用了德国Stoll高精纺机设备,同时她发明的200多项技术专利也为Sand River提供了强大的技术支持。
 

织一件衣服,只需要用一根线? 这不是天方夜谭,Sand River的电脑针织技术实现了这个构想。一根线一次性织完整件衣服,不仅实现无缝针织,还使服饰的修身度和美感大大提升。
 

此外,这种技术还能将1克高品质羊绒纺成长达200米的纱线,令人叹为观止。
 


 

在以“严谨、严苛”而著称,退换货高达75%的德国,Sand River一直保持着零退货率的战绩。
 

同时,Sand River的数码印染技术也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可在薄如宣纸的羊绒织品上正反面印上各类匠心独运的艺术作品。这个有点“轴”的具有德式 “方脑袋”思维的小女子,在德国这个极为苛刻的国家练就了自己产品的内功。

此外,她还坚持用草原上天然花草做成染料。
 

童年,爱美的她用草原上各种花的花瓣染指甲。天然的花浆在她的指甲上漫溢开来,晕染成鲜艳的云锦,连睡觉时她都小心翼翼,早晨起来,她看到自己指尖的“杰作”,顿生无限的雀跃。
 


 

她喜欢天然的东西,在她眼里,“道法自然”不是为彰显自己某种所谓的“不随流俗”的格调,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认同。
 

天然花草做染料,最大程度地保持了产品花色的自然与纯粹。
 

就像一株水草在河里招摇,一朵流云无心出岫,一只飞燕掠过水面。
 

不假化学制剂之手,那代表了一种可以亲密无间的妥帖与缱绻。
 


 

有一次,波兰洛兹市长夫人接见 Sand River首席设计师小筱顺子时,当她看到小筱顺子身披 Sand River羊绒围巾时,顿时眼前一亮,竟情不自禁地直接从她身上“夺走”。
 

她一直信守:“羊绒为珍爱自己的人而生”,只有热爱自己的人,才有能力爱世界。
 

而羊绒,亲于肤,熨于身,动于心,就是让每一个拥有者能感知到最体己的呵护,并具备更为丰盈的爱的能力。
 

04
 

当 Sand River名声日隆,在时尚羊绒领域成为“领跑者”时,她也在不断探索更多的路径。
 

她在设计中尝试跨界,糅合不同文化,郭秀玲眼中的Sand River应该是不同文化、不同灵感碰撞的结晶。“艺术的高度凌驾于时装之上,它是永远没有界限的。”
 

为此,郭秀玲建立起自己的国际化品牌团队。团队中包括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家族博物馆馆长、现代艺术画家弗朗西斯卡·布兰达-密特朗(Francesca Brenda-Mitterrand),德国范思哲设计总监安婕(Antje),日本国宝级设计大师小筱顺子(Junko Koshino)等6位艺术家。
 


 

为了能够在羊绒织物上实现艺术家天马行空的想法,这个有着深刻产品情怀的创始人,不惜成本,带领团队研发各种从未有人尝试过的针织技术:
 

比如春夏兼宜的羊绒连衣裙,小羊皮滚饰的羊绒披肩,掺入法国蕾丝元素的羊绒外套,以及顶级白鹅绒的相得益彰,看似轻松随意,其实都是前人从未探索过的羊绒设计,也都是过往在羊绒技术上难以实现的“混搭”,最终都被Sand River实现。
 

日本设计大师小筱顺子作为Sand River的首席设计师,是一位与三宅一生、山本耀司等殿堂级泰斗齐名的时装大师。小筱顺子将东方传统文化元素,以现代绘画作品加以体现,让Sand River的羊绒变得飘逸灵动,进而成为通行世界的时尚语言。
 

05
 

经常有人好奇Sand  River这个品牌的由来。每逢此时,郭秀玲都会耐心地告诉对方:
 

Sand是沙,来自内蒙古广袤的草原,那是她魂牵梦萦的故乡;River是水,寓意黄浦江,这里是她生活及安放梦想的城市。
 


 

“内蒙文化和上海时尚元素的嫁接,和国际艺术文化领域的嫁接,是我想塑造这个高端品牌的核心价值。”
 

她将Sand  River定位为“有温度的艺术化羊绒产品”,她决定要找回羊绒的本真和珍贵。
 

难怪营销大师斯廷坎普教授感叹,“Sand River 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定位——羊绒的布道者。这是一个美丽的、具有某种宗教意味和情结的定位,足够引起人们的遐想和共鸣。”
 

在他看来,“依据一种情感诉求而不是理性判断来购买的品牌才能被称为顶级品牌,是拥有独到眼光的人才可以购买的,这方面,Sand River显然已经走出了一大步。”
 


 

这一大步,是无数风晨雨夕的跋涉,是无数夙兴夜寐的执守。
 

Sand River作为中国新锐顶级羊绒品牌,已立足欧美奢侈品领域。全球20余家商学院纷纷研究Sand River的发展路径,将之视作中国传统企业转型的典型案例广泛传播。
 

而她以全英文在英国及美国商学院,给世界各地的学生演讲,更是掀起了一场场风暴。
 

“我不把品牌当做那么高大上的定义,我的定义就是‘产品为王’。在没有极致产品前,奢谈品牌!这个定义逼死了团队无数脑细胞,合作伙伴咆哮着说没见过你们这种死磕的人!”
 

为此,她对合作伙伴和整个团队充满了歉意,但仍执迷不悔:“因为没有这种死磕,我拿不出突破性的产品,给那些曾经颐指气使的国际奢侈品品牌一个交代:挑战权威后的超越!”
 

用极致的产品说话,才是最好的宣言!
 


 

她一直铭记自己的导师,全球极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管理学家西蒙教授对她说过的话:坚守品质,时间打造,全球化地推进!
 

而这,也成了她余生唯一希望做成的事情。
 

她就像一根芦苇,柔于情,韧于骨。
 

“很多事情在我这里并没有难题。因为只要想做,我从来不会放弃,一直到底,直到完成。”
 

2013年,她奔赴南极。“把心灵交给从未企及的自然,去吸收、涤荡,与体会极地带来的灵魂碰撞,使Sand River的精神汲取自然之道以润泽。”
 


 

南极之旅,既有风平浪静时的旖旎,也有巨浪滔天时的震撼;既有与极地壮美风光兜头相遇的惊喜,也有变化无常,随时可倾覆的恐惧......
 

后来,她在日记中写道:“你有没有勇气藉由时空的转移,改变一个角度去思考工作上的挑战和人生中遭遇的困惑,从而在生命中重新获得力量?”
 


 

如今,Sand River早已完成了向国际品牌的进军路径,其销售已远达德国、法国、英国、北欧、日本及北美等国家,被世界管理大师赫尔曼•西蒙教授誉为“羊绒界的隐形冠军”。现在又开始正式进入美国市场。
 

就像以往的任何转换一样,她从来不奢望毕其功于一役的快捷,与其骁勇如战士般的拼劲相比,她更有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性。
 


 

所以,大写意的人生背后,是勇于转换“跑道”的“杀伐决断”,是胼手胝足的拾级而上,更是锲而不舍的专注于心。
 

作为一个技术的“偏执狂”,她梦想看遍世界各地的美丽传承,看金丝玉缕织就的繁锦,看自然的魅力带给衣物的灵魂......
 

今年春日启动的Sand River法国蕾丝与羊绒结合的产品开发,让她再一次体会到了悠久而弥新的文化传承,如何在民族和现代工艺的激发下,焕发出更大的魅力和光芒。
 

正所谓,心心在一艺,其艺必工;心心在一职,其职必举。
 

现在,她可以骄傲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也有自己的高端奢侈品品牌!
 

未来,郭秀玲立志做中国最大的奢侈品品牌,并且告诉全世界,“Made in China”不是低端制造的代名词,Sand River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岁月的大浪淘沙中,在世间一片芜杂的喧嚷里,她携战马萧萧,也莳清风明月;她登高望远,也能信步徐行。
 

一个女人的最大从容是什么?她有纵横捭阖的战场,也有寄寓情怀的桃花源。
 

在《一代宗师》里,宫二说,习武之人的三个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这亦如我们人生必须经过的三个阶段,与自己过招,与世界交战,与他人博弈。但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到自身,生而为人,最大的骄傲,不是令你睥睨天地与众生,而是你不曾辜负每个可以让生命起舞的日子。
 

“不管我们什么时候出发,但我们知道自己要到哪里!”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