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的武侠, 人性才是真正的江湖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10-31 21:15:34  点击:66  属于:非常人物


 

读懂了金庸,也就读懂了人性。因为金庸的笔下,写尽了人性。本文为世界华人周刊“金庸纪念专辑”之二。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唐僧牛仔

 

一介书生,却写尽江湖武侠事。
 

金庸哪懂得武功。他不过是用笔,描绘了人生百态。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人性,才是真正的江湖。
 

退隐江湖

 

昨晚,金庸先生仙逝消息传出。满屏都是各种感慨,可我心里却蹦出了几句歌词“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有郭大侠荡气回肠的“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有张无忌刀光剑影的“倚天屠龙,谁与争锋”;有神雕侠侣儿女情长的“十六年后,绝情谷底”;也有刘正风曲洋的“琴箫和奏,笑傲江湖”;还有通吃岛主韦小宝的“非武非侠,大智大奸”……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每一部都是江湖风雨,每个字都是描画人心。
 


 

大概,退隐江湖后,才会有永垂不朽。可令狐冲想退出江湖时,任我行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铁血丹心

 

谈到武侠,金庸曾说过,要给武侠小说正名,改叫侠义小说更符合。因为虽然有武功有打斗,可其实他自己真正喜欢的、觉得最重要的并不在武功,而在人物中的侠义之气。
 

说起自己和小说中的哪个人物相像时,金庸曾经说过,他自认和郭靖有些相似之处,就是在做事情上会用一股子“傻力气”较真。这也许就是他特别中意郭靖这个人物的原因。
 


 

金庸很崇拜岳飞,讲他为了国家,抵抗外敌,牺牲自己的利益,但最后又被冤枉害死。所以,他也给了郭靖最浓重的笔墨。

忽必烈见郭靖气宇轩昂,不自禁的喜爱,心想若能将此人罗致麾下,胜于得了十座襄阳城,说道:“郭叔父,赵宋无道,君昏民困,奸佞当朝,忠良含冤,我这话可不错罢!”

郭靖道:“不错,理宗皇帝乃无道昏君,宰相贾似道是个大大的奸臣。”众人又都一怔,万料不到他竟会直言指斥宋朝君臣。

忽必烈道:“是啊,郭叔父是当世大大的英雄好汉,却又何苦为昏君奸臣卖命?”

郭靖站起身来,朗声道:“郭某纵然不肖,岂能为昏君奸臣所用?只是心愤蒙古残暴,侵我疆土,杀我同胞,郭某满腔热血,是为我神州千万老百姓而洒。”


 

而金庸也借着郭靖教诲杨过的那句,“只盼你心头牢牢记着‘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八个字,日后名扬天下,成为受万民敬仰的真正大侠”,写出了自己心中武侠英雄的形象。
 

道貌岸然

 

善与恶是人性中并生的孪生兄弟。“人性本善”和“人性本恶”的争论,似乎哪一方都无法彻底辩服对方。在金庸的武侠江湖中,恶人和侠客的比例,也不全是正义占着上风。“大侠”秒变恶人、“君子”道貌岸然,更是刻画了人性的弱点和虚伪。
 


 

左冷禅为了独霸武林,逼死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的刘正风满门,岳不群虚伪卑鄙到了极点却一直装作谦谦 “君子”,这些还只是掺杂在善与恶的交锋对垒之间,《连城诀》就更绝了,这部小说中简直把人性的恶描绘的淋漓尽致。
 

主人公狄云似乎是整个小说里唯一的好人,而江湖中的其他人物,为得到价值连城的《连城诀》,父杀女、徒弑师、夺人妻、害友命、兄弟反目……
 


 

特别是花铁干这位 “一生行侠仗义,并没有做过什么奸恶之事”的大侠,在三兄弟惨死之后,为了活命大吃兄弟尸体,好端端一代大侠,迅速变成大奸大恶之人。

“今日一枪误杀义弟刘乘风,心神大受激荡,平生豪气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再受血刀僧大加折辱,数十年压制在心底的种种卑鄙龌龊念头,突然间都冒了出来,几个时辰之间,竟如变了一个人一般。”


金庸笔下的武侠世界,似乎有着连通现实世界的“虫洞”,借着江湖事,写出了正常秩序下被压抑的卑劣人性,骤然爆发的可能。看似牢固的道德秩序,在人性恶的一面被引燃后,是那么不堪一击。
 

儿女情长
 

人性善恶,在金庸的武侠江湖里,被刻画得淋漓尽致。江湖豪杰的儿女情长里,一样有他想说的话。
 


 

既然是香港“四大才子”之一,才子多情的代入总会多少在小说里寻到端倪。可是金庸笔下的爱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多半都和他自己的爱情一样,并不那么完美。
 

“中神通”王重阳,在《射雕》里他参透《九阴真经》武功天下第一,又大举义旗抗击入侵之敌,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英雄形象。可在《神雕侠侣》里,他和林朝英因爱成仇,让对自己一生痴情的林朝英孤老活死人墓、悔恨不已。这个形象又把他拉回到一个有情有意的普通男人模样。
 


 

杨过和小龙女,虽然经历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最终还是做成了神仙眷侣,可环绕在杨过身边的其他女孩,却一见杨过误终身。程英、陆无双姐妹为他抛尽韶华,公孙绿萼为他殉情,还有一个情窦初开的小郭襄最后为他孤老终生。

原来纸上写的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八个字。那是《诗经》 中的两句,当年黄蓉曾教他读过,解说这两句的意思是:“既然见到了这男子,怎么我还会不快活?”杨过又掷出布线黏回一张,见纸上写的仍是这八个字,只是头上那个“既”字却已给撕去了一半。杨过心中怦怦乱跳,接连掷线收线,黏回来十多张碎纸片,但见纸上颠来倒去写的就只这八个字。细想其中深意,不由得痴了。

忽听脚步声响,那少女回进室来。杨过忙将碎纸片在被窝中藏过。那少女将余下的碎纸搓成一团,拿到室外点火烧化了。


倒是殷素素最后告诫儿子张无忌的那句话,“你长大以后要小心提防女人,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最深入人心。究竟在金庸心里,他对男欢女爱的理解是什么模样,也许既有杨过和小龙女的坚贞不渝,也有老顽童见瑛姑的“难为情”,可能还有张无忌“直男” 般在小昭、周芷若、赵敏和殷离之间徘徊不定,或许还有对聪明又漂亮的女人小心提防。
 

亦正亦邪
 

金庸曾经说过,自己觉得写得最好的一部武侠小说是《鹿鼎记》。尽管这部人们看起来,最不像武侠小说。而他小说里的人物,处处都有现实世界的影子。
 

这个世界是由无数个庸俗的凡人组成,大英雄不但人数少,而且很多时候,会被凡人庸者的心机诡计打败。
 


 

韦小宝这个从小在妓院里出生长大,脑瓜灵活嘴皮子利落的小流氓,和最伟光正的大英雄陈近南在一起,并不是为了和师父一起图谋大业,而纯粹是为了“钱和女人”。 可就在陈近南被郑克爽刺死后,这个一直在康熙、天地会和神龙教之间耍滑头的人,从小就没有人真正瞧得起的小混混,却动了真感情。
 

韦小宝哭道:“师父死了,死了”。他从来没有父亲,内心深处早已把师父当成了父亲,以弥补这个缺陷,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而已;此刻师父逝世,心中的伤痛便如洪水溃堤,难以抑制,原来自己终究是个没有父亲的野孩子。
 

金庸也曾谈过自己创作岳不群这个人物时,是一步步推想岳不群的个性、年纪、性格特征、动机如何,以及他想达成目的会采取怎样的手段。他说,岳不群这种人的心理,可能发生在很多人身上,但一般人武功没他高、用心没他深刻而已。其实生活上用心机、用诡计的人,处处可见。
 


 

生活中,人性的复杂,金庸早已洞悉。就像《笑傲江湖》里的田伯光,为人不齿的大淫贼也有一诺千金的人性闪光点。人们常说《笑傲江湖》是影射政治的书,可金庸自己却不这么认为,他说自己只是通过书中的人物,刻画几千年来社会普遍现象。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个朝代都有,在别的国家也有。
 

相忘江湖

 

在金庸的心中,真正的武侠江湖,应该更是一个自由自在的世界。
 

他让令狐冲和任盈盈做了隐士,去弹他们的笑傲江湖;他让杨过和小龙女隐居世外,做他们的神雕侠侣。
 


 

在金庸的心中,江湖就是现实社会的倒影,同样是有悲欢有牵绊的世界。
 

他让郭襄独闯江湖,送了张三丰铁罗汉,延续了《倚天屠龙记》的故事;他让九公主成了独臂神尼九难,在《鹿鼎记》中成了韦小宝的师父。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执着地热爱它。金庸的笔下,他让这些人物的故事,继续活下去。
 

武侠逝去,江湖仍在。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