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年前美国的一起凶杀案, 彻底改变了台湾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10-15 19:55:55  点击:130  属于:非常人物

34年前,谁会料到,几个台湾黑社会大佬干了一件大案,不但震惊了世界,还埋葬了蒋家王朝。今天,就跟着华小妹一起,回顾一下当年那场“江南案”。
 

· 世界华人周刊出品 ·

作者:张老六

见微知著,解读神奇世界中的必然

 

 

34年前的10月15日,美国加州。
 

一个笔名叫“江南”的华裔作家刘宜良,在住家的车库被击毙。
 

刘宜良


警方很快查到,凶手是三名来自台湾黑帮“竹联帮”的成员。
 

为首的男子名叫陈启礼,是竹联帮的老大。
 

陈启礼


但警方同时也查出,陈启礼并不认识“江南”,竹联帮与“江南”也并无恩怨。
 

那他们究竟为什么要枪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动机是什么?背后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今天,就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当年轰动国际,并且对台湾发展产生深远影响的“江南案”。
 

陈启礼


01
 

故事还得从1949年说起。
 

当年,国民政府带着大批党政军败退台湾,其中包括许多随着父母逃亡的孩子。
 

在那个充斥着省籍仇恨的年代,这群初来乍到的外省孩子时常与台籍学生发生龃龉斗殴,甚至结党组织帮派。
 

当时很有名的“四海帮”,以及“竹联帮”(前身叫“中和帮”),都是外省学生组成的校园帮派。
 

“竹联帮”原本不过二三十人,后来因为出现了一个传奇领袖人物,才迅速发展成台湾最大的帮派组织。
 

这个人便是陈启礼,后来被誉为台湾黑帮“教父”。
 

青年时期的陈启礼


陈启礼出生在四川广安,8岁时随父母辗转南逃抵达台湾。
 

其父是法官,其母是书记官,家教甚严。
 


 

但当时的生存环境,根本不容许他当一个循规蹈矩的书香世家子弟。
 

小学时,陈启礼就要抡起拳头,以防止被台籍学生欺负。
 

那时,全班乃至全年级的同学都来围攻他,但他从不退缩,越战越勇。
 

就这样,从小学打到初中,12岁时他就加入竹联帮,开启了他近半个世纪的帮派生涯。
 

陈启礼个性刚烈,作风勇猛顽强,是江湖上少有的“很带种”的人。
 

高中时就开始带着一帮兄弟东征西讨争抢地盘。
 

最有名的一次,是他带着兄弟以不到20人对抗上百人,最后还以悬殊比例击败对方。
 

一战成名,从此江湖人将“竹联帮”和陈启礼三个字划上了等号。
 


 

但另一方面,他并没有放弃学业,不但考上淡江大学,还苦读古籍史书,琢磨出一套人生哲理。
 

敢拼敢斗加上高学历有谋略,陈启礼因此颇受黑白两道的敬重,有时只要他一句话,就可以平息一场黑道纠纷。
 

甚至连警察都佩服他“不是一个拿刀拿枪去恐吓别人的莽夫,而是智慧型的“混兄弟”。
 

陈启礼深谙帮派生存之道,他订立严格帮规:绝不贩吸毒,不走私枪火,不逼良为娼。
 

同时还采用收取保护费的方式为店家排解纠纷,这个方法,也成了往后黑帮盛行的营利模式。
 

有一次陈启礼和香港向华强兄弟吃饭,提到帮中兄弟“赌博郎中”的赌术,向氏兄弟受到启发,拍摄了大量赌片,其中就有周润发主演的《赌神》


在江南案发生之前,是陈启礼最凶悍的时代,任何武力都征服不了他。
 

那时竹联帮的势力扩及全台,甚至在香港、日本、美国等地都设有堂口,帮众累计达10万人以上,号称“天下第一帮”。
 

就在这个巅峰阶段,陈启礼与台湾情报系统有了接触。
 

02
 

在一个饭局上,陈启礼认识了当时台湾情报部门主要负责人汪希苓,以及蒋经国的次子蒋孝武。
 

蒋经国次子,蒋孝武


当时台湾情报部门正面临一个棘手的难题:作家刘宜良,笔名“江南”,在美国出版了一本《蒋经国传》。
 

江南对蒋经国总结了16个字:“激动起来,涕泪滂沱;冷酷之时,就动杀机”。
 

台湾方面认为,这严重侮辱了蒋经国的“元首”形象,必须制裁江南。
 

但《蒋经国传》其实只是情报部门的一个借口,关于制裁江南的动机,至今仍雾里看花。
 


 

还第二种说法是有关宋美龄。刘宜良为了商业利益,在另一本书中要写抗战时(1942年)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特使威尔基访问重庆期间,与宋美龄有一夜情的不实传闻。
 

第三种说法,则是江南本是蒋经国的学生,同时也是台湾培养出来的情报员。
 

台湾情报局当时得到的消息是,江南背叛了台湾。
 

可惜他们错判了形势:江南背叛台湾是真的,但他其实已是“三面间谍”,他真正的身份是美国FBI。
 

这一点是台湾情报局万万想不到的。
 

直到FBI派员到台湾调查“江南案”,台湾情报局才恍然大悟道:当时我们不知道江南还是美国FBI线人,如果知道,我们就会慎重考虑。
 

江南案的涉案原因与人员:陈启礼,蒋经国,江南,宋美龄,汪希苓


因为这场刺杀行动,给台湾带来的重创再也无法弥补。
 

但历史无法回转,覆水更是难收,台湾的命运在云谲波诡的国际形势下,注定要被改变。
 

03
 

彼时台湾党外人士(即现在的民进党)对政权虎视眈眈。
 

从小接受儒家教育的陈启礼,面对此情形,曾当着媒体说:
 

“我是民族主义第一,将来蒋经国走了以后,台湾的政权万一落到台独手里,我就要带领我的同志上山打游击,我宁愿共产党领导,也不要台湾被台独拿走。”


他的这种“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的观念与情报局一拍即合,台湾情报局于是以报效“国家”为由,吸收了陈启礼。
 

另外被吸收的两个竹联帮兄弟吴敦和董桂森,更是热血沸腾。
 

他们因为混了太保,才无法报效“国家”,现在突然有一个机会让他们为“国家”做点事,谁会不愿意呢?
 

江南案参与者之一,吴敦


陈启礼等人秘密接受了密码、照相和射击等特训,随后奉派赴美国枪杀江南。
 

然而,还沉浸在为“国”立功的自豪中的陈启礼并不知道,自从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开始,围捕、灭口的计划已暗地开始进行。
 

“江南案”发生不满一个月,台湾立即发动“一清专案”,开始大规模扫荡黑帮。
 

全台近4000多名黑道份子被逮捕,竹联帮成员就占了3/4。
 

陈启礼等三人的名字赫然在逮捕的名单上。
 

陈启礼和吴敦受审照


更令人齿冷的是,汪希苓在法庭上矢口否认这次行动与情报部门有关,而是竹联帮私自行为。
 

汪希苓原本是蒋介石的近身侍从。图为1960年代汪希苓(左一)陪同蒋参观美国航母


可笑的是,任务完成时,汪希苓明明当面夸陈启礼“立下大功”;吴敦甚至听到汪希苓对着电话向上级毕恭毕敬的汇报“派出去的同志都回来了”。

04
 

此时出现了一个关键人物:张安乐。他原是竹联帮总护法,外号“白狼”,彼时正在美国攻读硕士。
 

陈启礼在执行任务之前,曾与张安乐碰面,张安乐提醒他:小心被灭口。
 

陈启礼回道:我早知道了,我留了录音带。
 

陈启礼与张安乐


他交待张安乐,若有不测,就将录音带公布,以保护兄弟吴敦和董桂森。
 

当然,他们都不想拿出录音带,因为那样只会玉石俱焚。
 

但台湾方面只愿意高价收买录音带,却不愿意答应张安乐开出的放人条件。
 

于是张安乐决定把录音带交给了同样迫切想得到证据的美国。
 

张安乐在美国法庭


就是这卷保命录音带,没有让陈启礼就此在人世销声匿迹,但却让美国的滔天骇浪刹时拍到了台北。
 

录音带详述陈启礼“受情报局汪希苓的吸收,化名郑泰成,代号基6217”等信息。
 

消息一出,举世哗然,台湾情报局自然难辞其咎。
 

一桩杀人案,立刻上升到了国际政治问题——台湾情报局竟派人暗杀美国FBI。
 

台湾与美国的关系立即陷入尴尬境地,为了给美国交代,蒋经国不得不下令逮捕情报局汪希苓等人,意图弃车保帅,断尾求生。
 

被逮捕人员,从左到右副局长胡仪敏,局长汪希苓、第三处副处长陈虎门


可对于张安乐来说,他救大哥的目的没有达到。
 

于是他使用“围魏求赵”的战术,再一次在美国电视台揭露“江南案”背后的主谋是蒋经国次子蒋孝武。
 

那时蒋经国已至风烛残年,长年病魔缠身,长子蒋孝文羸弱多病,无法成大事。
 

另外,来自外界的压力有:
 

民进党势力已然抬头;蒋家当年带来200万外省人,在长期高压下人心早已崩离,街上到处都是“我要回家”的呐喊声。


如今,被定为继承“大位”的次子蒋孝武,又被指是凶案主谋。
 

“江南案”成了压垮蒋经国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只得将蒋孝武外放新加坡,并在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时,表示“从未考量”过由蒋家人接班。
 

1985蒋经国接受《时代周刊》专访时表示:关于由蒋家人其中一员承继总统一职,我从未有此考虑。图文来源 | 中国时报


接着,他又在台湾宣布,他身后“既不能,也不会”出现蒋家人主政。
 

但直到他去世,他都拒绝与刘宜良的家人和解。
 

1986年10月7日,蒋经国(左)接受《华盛顿邮报》发行人葛兰姆夫人专访表示:“政府将在近期内解除戒严、开放党禁、同时绝不采取军事统治。”


05
 

惊天动地的“江南案”,没有一个是得益者。
 

作家“江南”固然食言而肥,缺失民族道德底线做了“三面间谍”,但他也失掉了珍贵的生命。
 

蒋经国更是完全无法料到,一桩命案竟自噬和颠覆了整个蒋氏家族,更将整个台湾未来推向一个错误轨道。
 

蒋经国逝世后,李登辉就职,不久就开始特赦牢犯,企图通过黑帮的社会力量来巩固他的权力。
 

蒋经国和李登辉


台湾情报部门派竹联帮执行江南案,不过是“不想弄脏自己的双手”。
 

而对于主角陈启礼,他曾多次对人说:“我最崇拜的人就是杜月笙。能像杜月笙那样‘青史留名’,又‘报效党国’是我人生的目标。”
 

到了晚年,过往的沧桑却让他无比哀伤地引用杜月笙的话:
 

“政府当你是尿壶(戆大)。——黑社会在政府眼中就是夜壶,须臾不得离之,方便完了就一脚踹进床下去。”
 

美国电影《被出卖的台湾》,将“江南案”的细节糅杂其中,片中用“铁血爱国者”来影射陈启礼和竹联帮


而后的那些黑帮大哥们,以陈启礼为鉴,深深地知道在政治面前,黑帮永远只是夜壶,于是纷纷踏上了选举之路,开启了台湾“黑金政治”。
 

梁家辉主演的《黑金》就是一部台湾帮派通过从政为自己洗白的黑金政治写实影片


至于陈启礼,为“国”效忠,却反被设计,江南案后他与吴敦被关进绿岛。
 

出狱后致力将黑帮企业化,但还是被以“竹联帮精神领袖”的名义通辑,在异域漂泊长达11年,最后客死他乡。
 

2007年,陈启礼病逝香港,上千名警力戒备,2万多名海内外黑白两道人物到场吊唁


他的小弟董桂森和张安乐,先后被美国联邦调查局设计成“贩卖毒品罪”入狱。
 

十年后,董桂森在狱中被刺身亡。
 

关于董桂森在美国狱中的报道


这是一个极权时代的悲歌。
 

有人说,倘若不是陈启礼和张安乐的才智,或许今日江湖上再也没有“天下第一帮”竹联帮的传说。
 

正如幕后知情人士(台湾情报局官员陈虎门)说,台湾欠陈启礼一个公道。
 

但陈启礼本人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冤枉,他认为取人性命本就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
 

他坦言那时他已抱定一死的决心,把一切都承担下来。
 


 

晚年,他远离刀光剑影的江湖,在柬埔寨和台商一起投资三家医院,以低廉的价格为当地贫困人民提供医疗帮助。
 

逢年过节,他就发放救济品给当地人。他还买下大片的荒地,雇佣很多失业人员来辟地耕稻。
 

因为对柬埔寨的经济有贡献,他还受封为勋爵。
 

陈启礼令人喟叹的一生,因为时代背景的不同,注定无法像杜月笙那样“青史留名”。
 

这位多方争议的江湖教父,他的忠义,也只能随着蒋氏王朝的终结,湮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至于那起轰动国际的江南案,幕后主脑是谁,动机是什么,至今没有真正的答案。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