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年来唯一人, 抬着棺材进新疆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10-09 18:04:35  点击:79  属于:非常人物

500年以来第一伟人,晚清第一硬汉,他永远是那个国家有难,便义不容辞冲锋陷阵的“马前卒”。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荠麦青青

洞烛幽微,发掘名人世界的人性之光

 

 

“我们新疆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好牧场,戈壁沙滩变良田,积雪融化灌农庄......”
 

美丽的新疆幅员辽阔,山川锦绣,牛羊成群,物阜民丰。
 

她今天的富庶与繁荣,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各族人民之功,但鲜为人知的是,一百多年前,有一个叫左宗棠的湖南人,为了保住这片大好河山,抬着棺材进新疆,拼了一条性命,才能让这片占据了中国版图六分之一的国土,免于沦入外敌之手,维护了祖国领土的完整。
 


 

于是,才有了今天的雄鸡傲立,引颈高歌。
 

01
 

梁启超对左宗棠崇敬有加,直言其为“五百年以来的第一伟人。”
 

曾国藩曾评价他:“论兵战,吾不如左宗棠;为国尽忠,亦以季高为冠。国幸有左宗棠也。”
 

作为“晚清四大中兴名臣”之一,左宗棠一生戎马,纵横捭阖。“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力挽狂澜,屡建奇功。
 

左宗棠历经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五帝,他不仅是清末功高盖世的名将,也是洋务运动的重要代表。
 

“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这句话用来形容左宗棠,可谓实至名归。
 

左宗棠书法


但任何英才的横空出世,都有迹可循。
 

左宗棠四岁开始随祖父在家中书塾读书,六岁开始遍读“四书”、“五经”,举凡儒家经典,世之奇书,皆广泛涉猎。九岁开始学作八股文。
 

道光六年,左宗棠参加湘阴县试,高居榜首。次年,他应长沙府试,取中第二名。
 

道光九年,18岁的左宗棠开始读顾社禹的《读史方舆纪要》、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和齐南的《水道提纲》。
 

上至安邦治国之策,下到民生经用之道,博览群书,纵目骋怀,学识的精进与视野的开阔,为左宗棠日后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830年,左宗棠进入长沙城南书院读书,次年又入湖南巡抚吴荣光在长沙设立的湘水校经堂。
 

湘水校经堂


他学习异常刻苦,成绩自然骄人,在这年的考试中,7次名列第一。
 

之后六年,三次赴京会试,却均未考中。
 

屡试不第,左宗棠从此“绝意仕进”,打算“长为农夫没世”。
 

但饱受儒家思想熏陶,心系苍生的他似乎并不甘心就此隐世,埋骨荒野。23岁新婚时,左宗棠挥毫泼墨,写下一副对联:“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
 

1837年春,左宗棠的同乡——两江总督陶澍——回乡省亲,途经醴陵,看到县公馆的一副对联“春殿语从容,廿载家山印心石在;大江流日夜,八州子弟翘首公归”后,大为激赏,经知县引见与左宗棠见面。
 

陶对骨骼清奇、谈吐非凡的左宗棠“一见目为奇才,纵论古今,为留一宿”。左宗棠也对陶澍钦敬无比,提出要拜其为师,以之为楷模。陶澍欣然允诺。
 

出于对左宗棠的赏识,陶提出要将年仅五岁的独生子陶桄许给左宗棠为婿。左宗棠欣然纳之,遂成为陶桄的老师。
 

于是,一个落魄潦倒的读书人,就这样做了两江总督府的四品幕僚。在这里,左宗棠开始接触军国大事。
 

02
 

1849年,林则徐途经长沙,指名要见左宗棠。左宗棠星夜兼程,急于谒见,结果一脚踏空,落入水中。见面后,林则徐看到浑身湿漉漉的左宗棠,笑道:“这就是你的见面礼?”
 

林则徐与左宗棠秉烛长谈,并将自己在新疆整理的资料和绘制的地图悉授之。
 

位于湖南省长沙市潇湘大道的雕塑《湘江夜话》,以林则徐(右)和左宗棠1849年在长沙湘江边会面,并彻夜长谈抵御西方列强入侵、保卫新疆的历史故事为主题


林则徐叹曰:“吾老矣,空有御俄之志,终无成就之日。数年来留心人才,欲将此重任托付!”
 

他还说:“将来东南洋夷,能御之者或有人;西定新疆,舍君莫属。以吾数年心血,献给足下,或许将来治疆用得着。
 

望着年逾花甲,却仍忧劳国事的林则徐,左宗棠眼泛泪光。
 

他视林则徐为高山仰止的一座丰碑,但林则徐一腔热血空许国,虽虎门硝烟,灭列强之气焰,一吐国人胸中之块垒,但其后,屡遭诬陷,有志难伸,蹉跎暮年。
 

如今,受林则徐如此倚重,他不能不感到肩上责任,有千钧之重。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林则徐的这幅对联仿佛黄钟大吕,时时警醒着和林则徐一样命途多舛,却从不以个人得失而择进退的左宗棠。
 

后来,在征战新疆时,左宗棠身上一直带着林则徐赠送的地图。
 

林则徐回到福建后身染重疴,知道来日无多,便向咸丰皇帝一再推荐左宗棠为“绝世奇才”、“非凡之才”。咸丰于是开始关注左宗棠。
 

1851年(咸丰元年)太平天国起义后,被力荐而受到重用的左宗棠,先后入湖南巡抚张亮基、骆秉章幕府,为平定太平军筹划方略。
 

左宗棠“昼夜调军食,治文书”、“区画守具”。太平军围攻长沙三月不下,只好撤兵而去。
 

后因功勋卓著,升任兵部郎中。
 

左宗棠曾在湖南招募5000人,组成楚军,赴江西、安徽与太平军作战。
 

楚军


左宗棠从浙东杀入,收复杭州,克定湖州,南下追击太平余部,在闽南彻底剿清洪杨之乱。
 

1859年,左宗棠因坚持己见,得罪了永州镇总兵樊燮。樊燮一状告到京城,指斥左宗棠是“劣幕”。
 

咸丰怒而下令,若属实则将左宗棠就地正法。
 

朝廷很多官员都为左宗棠说情,翰林院侍读学士潘祖荫上奏曰:“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即湖南不可一日无宗棠也。
 

咸丰纳众人陈请,赦免了左宗棠。
 

从平定太平军,到率军入陕西围剿西捻军,他日夜忧心如焚,谋划兴兵讨伐平叛之计。
 

平叛安内同时,左宗棠意图通过兴办洋务运动,以强大国力,抵御外侮。
 

1866年,左宗棠上疏奏请设局监造轮船,获准试行,即于福州马尾择址办船厂,派员出国购买机器、船槽,并创办求是堂艺局,培养造船技术和海军人才。
 

福州船政局马尾船厂


入陕甘期间,创办兰州制造局、甘肃织呢总局,后者为中国第一个机器纺织厂。
 


 

眼光前瞻,胆识非凡,为挽救气数将尽的国家,殚精竭虑,力主沉浮。
 

陶澍女婿胡林翼对左宗棠的评价是“当为近日楚材第一”。
 

左宗棠年轻时怒目金刚,好逞刚勇,官阶渐长,脾气却日益温和。他秉持的一个信条是:“穷困潦倒之时,不被人欺;飞黄腾达之日,不被人嫉。”
 

左宗棠的前半生一直郁郁不得志,年愈不惑才出现转机。
 

但在这之后,亦非一路畅通无阻,三番五次地被贬谪与弃置,甚至遭遇性命之忧。
 

这一方面和他多次科举不中有关,一方面还与他不肯逢迎、不会谗佞的性格有关 。
 

1875年,左宗棠身着便装,头戴顶戴花翎


他一身傲骨,不屈权贵、不惧洋人、不怕困难。这“三不”秉性给左宗棠的早年生活带来了诸多坎坷,也让他的一生充满波折与动荡。
 

人走十步步步顺,我走三步道道坎。但人中龙凤,总会遇难成祥,但那个拯救他的,不仅仅是时运,更源于他的刚直不阿,意志如钢。
 

03
 

左宗棠生活的时代,清朝经过鸦片战争已“日之将夕,悲风骤起”:军队,装备落后,战斗力薄弱;官场上,卖官鬻爵,贪腐横行;国家,内外交困,江河日下。
 

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1864年,中亚地区浩罕汗国的一个军官阿古柏趁新疆内乱,带兵长驱直入,占领了新疆的大部分地区。
 

阿古柏的军民


与此同时,沙俄也趁机攻陷了新疆伊犁。
 

山河破碎,风雨飘摇,左宗棠主动请缨:“在这样一个形势下,我决不能告老还乡,我决不能坐视不管。我一定要和这个入侵的强盗干到底!”
 

但当时以李鸿章为代表的“海防”派,坚决反对出兵收复新疆。李鸿章认为,新疆就是失去了,于朝廷也无太大损失,就算是收回了,也不过是多了几千里的不毛之地,反而增加了朝廷的负荷。
 

左宗棠力排众议,据理力争,他认为天山南北两路粮产丰饶,煤铁金银玉石储量惊人,实为聚宝盆。因此,新疆断不可失。
 

而且,收复失地,事关领土完整,不让一寸山河沦丧,就是维护国之主权和尊严。
 

清政府采纳了左宗棠的意见,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事务。
 

然而,当时的清政府国库亏空,竟拿不出西征的军费。左宗棠没有办法,只好借外债,而且是高利贷。
 

凑足了1000万两银子的军费后,1876年4月,左宗棠统率着大部分由湘军组成的7万多西征大军,踏上了收复新疆的漫漫征程。
 

当时的左宗棠已是垂暮之年,仍慨然前驱:“壮士长歌,不复以出塞为苦也,老怀益壮”。
 

左宗棠收复新疆的战略指导思想是“先北后南,缓进速战”,不贸然挺进,一旦战机成熟,便速战速决,以歼劲敌。
 

在正确的战略战术指导下,出师新疆一路捷报频传,很快就平定了阿古柏的叛军,阿古柏在绝望中自杀,至1877年底全线收复了南北疆。
 

其后,左宗棠面临的最严峻的考验就是收回伊犁。
 

当时的左宗棠已年近70,因常年征战,忧劳成疾,常咳血不止。
 

然,国土不复,宁可马革裹尸还。于是,他将自己的后事做了交代后,命人抬着棺材与其出征,抱定战死沙场的决心,誓死要收复伊犁。
 

1880年,左宗棠坐阵新疆哈密,命令三路大军挺进伊犁,对俄军形成巨大的军事威慑,为曾纪泽对俄的外交活动提供了强有力的后盾,以壮其声威。
 

最终曾纪泽推翻了原先己由清使崇厚与俄方拟定的条约,俄罗斯同意撤出伊犁,从而粉碎了英、俄吞并新疆的图谋。
 

1875年陕甘总督左宗棠在兰州的部队


第二年,中俄正式签订《伊犁条约》。从此,中国收回了对伊犁地区和特克斯河上游两岸领土的主权。至此,新疆全境基本收复。
 

王震将军曾说:“解放初,我进军新疆的路线,就是当年左公西征走过的路线。在那条路上,我还看到当年种的‘左公柳’。走那条路非常艰苦,可以想象,左公走那条路就更艰苦了。”
 

左宗棠在新疆兴修水利、筑路、屯田、植树,并建议以新疆建省。如今新疆石油储量超200亿吨,占全国陆地总储量的30%。
 

后人评之:无左公则无新疆。
 

收复新疆后,左宗棠曾专门到福建林则徐祠拜谒,在林公像前,白首银发的左宗棠老泪纵横。
 

他特书对联以展怀:“三吴颂遗爱,鲸浪初平,治水行盐,如公皆不朽;卅载接音尘,鸿泥偶踏,湘间邗上,今我复重来。”
 

04
 

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对外从未打过一次胜仗,毎次战后总是屈辱求和,不是割地就是赔款。
 

左宗棠虽然作为封建官吏,不能逾越其阶级局限性,存在“忠君”思想,镇压过太平天国运动和少数民族起义,但在中华民族面临沦入半殖民地的紧要关头,他挺身而出,“置祸福荣辱于度外”,不畏强敌,出奇制胜,将外国侵略者一举赶出中国,无疑是铁骨铮铮的民族英雄。
 

左宗棠收复新疆,保住了16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让当时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几千万之众,没有沦为亡国奴;不仅捍卫了大国的尊严,更让中国在一百年后,未付残损之躯,而以雄鸡之姿傲立于世界的东方。
 


 

左宗棠天下大公,一辈子耿介不随,和其他朋比为奸,党同伐异的朝中大员相比,他素来不屑奸佞之事,不肯拉帮结派,不懂得培植私人势力。
 

《左宗棠与李鸿章之间的政治斗争》记载:“他的僚属中,没有一人担任朝中一、二品的文官,在地方担任督、抚的也很少,且大多没有善终。”
 

左宗棠收复新疆后,在京城主政仅仅半年,就被放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离开权力中心。政治人物离开权力中心,便无异于贬黜流放。
 

可怜左宗棠一生为国鞠躬尽瘁,南征北战,最后却被排挤出京。他保住了1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却没有保住自己的朝中之位,没有得到重臣之实。
 

1884年6月,左宗棠奉召入京,再任军机大臣。时值中法战争,法国舰队在福州马尾发动突然袭击,福建水师全军覆灭,左宗棠再次临危受命,督办福建军务。
 

他永远是那个国家有难,便义不容辞冲锋陷阵的“马前卒”。
 

中法战争最后以中国在中越边境重创法国侵略军而告终,岂料清政府竟于1885年6月与法国签了丧权辱国的和约。
 

和约签订后传至福州,左宗棠气得浑身发抖。他一边大骂“李鸿章不是个东西”,一边高呼“出队!出队!有了和约我还要打,从南边打到北边,看皇帝奈我何!”说罢,口吐鲜血,昏迷不醒,几天后溘然长逝。
 

左宗棠墓


有心杀敌,却无力回天。在一个日暮途穷的昏聩帝国的夕阳下,他踽踽独行的身影愈显苍凉。
 

左宗棠两袖清风,去世时遗产只有两万五千两。以他的彪炳功业,金玉满堂亦不为过。但他清廉至死。
 

有人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一个有英雄而不知道珍惜的民族是可怜的。
 

但历史不会忘记,那片160万的热土不会忘记。而这首诗也成了左宗棠忠魂犹在的最好印证:
 

“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
 

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渡玉门。”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