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中的帝后情深: 你走后, 我思念了整整51年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08-03 22:45:08  点击:162  属于:非常人物


 

 

虽贵为帝后,但他和她更像一对普通的夫妻,心意相通,挚爱一生。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顾景言

新闻背后,有你不知道的世界

 

 

 

最近,于正的新剧《延禧攻略》热播后迎来一致好评。
 

这部剧一反以往宫斗剧的套路,女主魏璎珞从刚刚进宫起就不是白莲花,而是一朵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黑心莲”,让无数观众直呼过瘾。
 


 

但是,剧中最为圈粉的却并不是后来成为令妃娘娘的魏璎珞,而是秦岚饰演的富察皇后。
 

富察皇后,是乾隆皇帝的正妻,在《延禧攻略》中被秦岚演绎得人美心善。
 


 

她不仅对皇帝一往情深,还宽容善良,生平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坏事。她自己的儿子永琏早夭,但是对于其他妃嫔所生的孩子非但不嫉恨,反而处处保护。
 


 

如此一位温柔端庄的贤后,赢得了皇帝独一无二的专宠,可谓是宫斗剧中的一股清流。
 

但是,很多人会有一个疑问:历史上的富察皇后真的如此美好吗?帝后之间是否真的深情如斯?
 

在真实的历史中,乾隆皇帝与富察皇后之间的爱情故事,的确是帝王家少有的佳话。
 

1

无论是在民间传说中,还是在各种影视剧中,弘历——也就是乾隆皇帝给人留下的印象都是一位风流多情的天子,且不论宫中的众多佳丽,仅仅巡幸江南留下的风流韵事,都数不胜数。
 

似乎对于这位帝王而言,身边来来往往的美人甚多,并没有哪个是值得他专情。
 

可是事实上,从弘历17岁那年开始,直到他89岁去世,唯一深爱的女子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结发妻子——富察皇后。
 

 

这段令人羡慕的姻缘,其实早就埋下了伏笔。
 

虽然那时候世家女子在未出阁前不能抛头露面,但是弘历在10岁的时候就听说过富察氏的名字。
 

那时他的父亲雍亲王去大臣富察李荣保家中做客,发现书桌上有一幅书法作品,字写得非常漂亮。雍亲王询问之后得知,这是李荣保9岁的女儿所书。
 


 

把这位9岁的女孩叫来一看,容貌清秀,举止不凡,让雍亲王大感意外。雍亲王回去之后拿着富察氏的书法给弘历看,训诫道:“你要是不好好用功,就连富察家9岁的小格格都比不上啦!”
 

雍亲王胤禛向来严苛,能够博得他欣赏赞叹的小女孩,绝非等闲之辈!在年幼的弘历心中,已经对这位富察家的格格充满了佩服与好奇。
 


 

而雍亲王也没有忘记这个女孩。他在登基之后秘密册立弘历为储君,德才兼备的富察氏被他列为嫡福晋的不二人选。
 

换而言之,雍正帝其实是亲自指定了富察氏成为大清国未来的皇后。
 


 

《心写治平图》中的乾隆和富察皇后/现藏于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
 

雍正五年,在雍正皇帝的指婚下,富察氏正式嫁给了当时的宝亲王弘历。
 

两人婚后的生活非常幸福的,17岁的弘历对富察氏爱得如痴如醉。
 


 

对于这位少年亲王而言,富察氏不仅是他的妻子,还是他的初恋,而且满足了他对妻子的一切幻想。
 

2

富察氏的确堪称完美。
 

首先,她是个美人。
 

普天下的男人都喜欢漂亮女子,弘历也不例外。他曾多次盛赞自己的妻子是一位“窈窕”佳人。能让挑剔的弘历多次夸赞容貌,富察氏在外貌方面必定是格外出众。
 


 

其次,在才情方面,一向自视甚高的弘历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妻子。
 

和那些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寻常女子不同,富察氏出身名门,自幼饱读诗书,能够和自己的丈夫一起谈论诗文,充分满足了弘历作为文艺青年的精神需求。
 

更重要的是,她非常贤德,不仅把公公婆婆侍奉得妥帖得当,府中的侍女仆人也都对她交口称赞。
 


 

娶妻如此,夫复何求?彼时的弘历尚不用扛起天下的重担,能够终日和自己的爱妻耳鬓厮磨,夫妻二人感情一天比一天好。
 

这种恩爱,在弘历成为皇帝之后不仅未曾有丝毫消减,反而日益弥笃。
 



自古以来,在很多帝王的心中,子以母贵,宠爱一个女人最直白的表达方式,就是渴望和她生孩子,并且给予孩子尊贵的封号和爵位。
 

因此,弘历登上帝位的第1年,也就是乾隆元年的7月,就迫不及待地通过秘密立储的方式将二阿哥永琏立为皇太子。
 


 

永琏,是富察皇后所生。年轻的弘历刚刚继位就迅速把这个年仅6岁的孩子立为储君,显然不是因为皇帝年迈急需立储,也不是因为这个小孩子有什么功绩才能。
 

唯一的理由就是,这是他最爱的女人为他生下的嫡长子,所以他格外偏爱这个孩子,希望这个孩子能够成为江山的继承者。
 

3

不过,已经成为皇后,并生下嫡子的富察氏,没有因为地位的变化而产生丝毫骄矜情绪,而是更加低调地帮助皇帝处理好宫中的事务。
 

据《清史稿》记载,富察皇后平时非常俭朴,从不佩戴珠宝等贵重首饰,仅仅以“通草绒花”为饰。
 

对待挚爱的丈夫,富察皇后更是倾心以待。
 

弘历得了具有传染性的疥疮,需要百日才能治好,皇后担心宫女太监们伺候不好,搬到了弘历的寝宫,衣不解带地亲自上药照料他,直到他康复。
 


 

有一次,弘历在闲谈中和皇后抱怨,很多八旗子弟入关之后日益奢靡,完全忘记了先祖创业的艰难。皇后听了之后默默记在心里,精心为弘历绣制了一个用鹿尾绒毛做成的荷包,“仿先世关外之制,谓不忘本意也。”
 


 

富察皇后给乾隆亲手缝制的荷包/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妻子和自己如此心意相通,怎能不让弘历感到欣喜?
 


 



但是,上天却偏偏给这对恩爱帝后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乾隆三年十月,九岁的永琏感染伤寒,不幸去世。
 

失去了最为钟爱的孩子,对弘历和富察氏的打击都是巨大的。
 


 

弘历十分悲怮,整整五天没有上朝,命令地方为皇太子戴孝。之后,他向朝臣公布了自己的立储密诏,宣布永琏的谥号为“端慧皇太子”,并花费巨资为皇太子修建了陵寝。
 

他希望用这些,来抚慰自己沉浸在痛苦之中的妻子。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皇后看起来比他想象得要坚强。
 

失子之痛虽然钻心刻骨,但富察皇后依然每日将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侍奉太后,照顾皇帝,管理妃嫔,每一样都做得无可挑剔。
 


 

富察皇后率嫔妃行亲蚕礼,心系百姓
 

并非是她不思念自己的儿子,而是她把丧子之痛都藏在了自己的心里。深爱着丈夫的她,必须履行一个皇后的职责。
 

弘历心疼自己的皇后。在后宫之中,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子嗣,日子必然会过得艰难。于是,弘历留宿皇后寝宫的次数更多了。
 

他们的第二个儿子在七年之后降生。
 

4

这个出生于乾隆十年的小皇子,像他的哥哥一样得到了父亲的钟爱。
 

弘历将这个孩子起名为“永琮”,格外喜爱。朝臣们心里都很清楚,这个皇子将会成为新的储君。
 

但是不幸的是,永琮不到两岁就夭折了。接连失去了两个儿子,这一次,富察皇后彻底被打垮了。
 


 

她的身体在生育皇子之后本来就很虚弱,一直未曾完全痊愈。在永琮去世后,她每日郁郁寡欢,日渐消瘦憔悴。
 

弘历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想让皇后心情好一些。偌大的紫禁城规矩森严,压得人透不过气来,也许带皇后出去巡游,她的心情会好转?
 


 

乾隆十三年正月,弘历东巡,带上了自己的皇后。一路上夫妻二人欣赏美丽景色,聊天闲谈,皇后的状态确实开始变好。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在济南城巡幸的时候,皇后病情突然恶化,三月二十一日,病逝于回京的大船之中。
 

坐拥天下的弘历,一下子就失去了自己最珍视的人。
 


 

他的情绪失控了。
 

后世的历史学家在研究乾隆朝的政治得失的时候,经常把乾隆十三年作为一个分界点。在乾隆十三年之前,弘历的性情温和宽仁,私生活也非常克制,对待臣下彬彬有礼。
 


 

但是在乾隆十三年,也就是皇后去世之后,弘历就像变了一个人。
 

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他太痛苦了,希望别人能够理解他的痛苦。
 

然而,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对于大臣们而言,皇后去世不过是众多事务中的一件而已,按规矩办好丧事就好了,想要让他们发自内心地悲痛,那简直是做梦。
 

于是,大臣们在办理富察皇后丧事的时候,虽然循规蹈矩,但是难免由于官僚主义的作风而产生一些疏漏。
 


 

按照弘历以往的性子,他是不会过多苛责的。但是这次完全不一样了,爱妻去世的痛苦使他失去了温和与耐心,凡是办理丧事稍有疏忽的大臣,他都毫不留情地大开杀戒:
 

 

翰林院在皇后的满文册文中出现一处翻译疏漏,皇帝下令处死刑部尚书阿克敦;

光禄寺给皇后准备的祭品不够“洁净鲜明”,将光禄寺卿和少卿一共四人降级;

皇后去世百日之内湖广总督擅自剃头发,违反旧例,皇帝下令让他自杀;

大阿哥和三阿哥在皇后死后表现得不够悲痛,被皇帝歇斯底里地痛骂,大阿哥忧惧而死;

……

在皇后去世之后漫长的51年,弘历一日都未曾将她忘记。
 

他下令将皇后宫中的物品都原封不动地摆放,平时有了心事就会去长春宫中对皇后倾诉,似乎已经忘记了那座宫殿的主人已经离去很久了。
 


 

他极度想念她的时候,就会为她写诗:“恩情廿二载,内治十三年。忽作春风梦,偏于旅岸边。圣慈深忆孝,宫壶尽钦贤。忍诵关雎什,朱琴已断弦。”
 


 

自从富察皇后病逝,他不敢再诵读《关雎》,因为最爱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甚至,他还曾经写下这样的诗句:“早知失子兼亡母,何必当初盼梦熊。”
 

“梦熊”是生育儿子的意思,弘历甚至想过,如果早知道儿子的陆续病逝会让皇后的身体和精神垮掉,宁可不生这两个孩子。
 

“断魂恰值清明节,饮恨难忘齐鲁游”,由于皇后是在济南城里病重不久后去世的,弘历一生再也没有进过济南城,哪怕巡幸路过,也是下令绕城而走,唯恐进城之后悲不自胜。
 


 

弘历八十岁那年,再次提笔告诉自己的皇后:“平生难尽述,百岁妄希延。夏日冬之夜,远期只廿年。”
 

你走之后的这四十余年我经历了太多啊,难以全部告诉你。我现在岁数大了,但是我并不希望活到一百岁,想早点和你团聚。你等着我啊,最多不到二十年我们就能够相聚了。
 

这是垂垂老矣的君王,对妻子最深切的思慕。
 

在那个一夫多妻制的时代,帝后之间的深情,却延续了一生。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