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公主的80年进化史: 从傻白甜到新女性
来源: 世界华人周刊 海外观察第一站  日期:2018-05-11 21:01:16  点击:  属于:非常人物

 

迪士尼公主得到女孩们的青睐,而她们,从依赖王子到与王子互助合作,直至不需要王子,完成了革命性的角色反转。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何岸

世界以痛吻我,我则报之以歌

 

每个女孩内心深处都有一个公主梦,公主梦的完美极致版,除了迪士尼公主,不会有第二个。

她们美丽可爱、善良纯真(其实最重要还是美丽),她们承载了太多的童话记忆,使不同年龄的“少女们”拥有对公主生活的美好向往与追求:城堡、王冠、公主裙,与王子最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其实这个梦的官方注册时间并不遥远:

2000年,时任迪士尼消费品部主席安迪·穆尼正式提出“迪士尼公主”的概念,即把迪士尼动画电影中最受欢迎的公主集结在一起,推出一个整体的迪士尼品牌概念。

在英语中,公主Princess同时包含公主和王妃的意思,因此官方界定的“迪士尼公主”既有生于王室的真公主,也有嫁入王室的王妃们。

当然,作为“迪士尼公主”阵容里唯一非公主或王妃的木兰,足以令中国人自豪。

木兰

截至2018年,迪士尼官方认证的“迪士尼公主”共有14位,依次是:

1937年《白雪公主》白雪公主

1950年《灰姑娘》仙蒂公主

1959年《睡美人》爱洛公主

1989年《小美人鱼》爱丽儿公主

1991年《美女与野兽》贝儿公主

1992年《阿拉丁》茉莉公主

1995年《风中奇缘》宝嘉康蒂公主

1998年《木兰》木兰公主

2009年《公主与青蛙》蒂安娜公主

2010年《魔发奇缘》乐佩公主

2012年《勇敢传说》梅莉达公主

2013年《冰雪奇缘》爱莎公主、安娜公主

2016年《海洋奇缘》莫阿娜公主

01.

公主进阶史

从80年前第一位公主:白雪公主诞生至今,迪士尼公主历经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资本主义“黄金时期”、美苏冷战、美国反战运动以及女权运动的第二次、第三次浪潮等等。

在这宏大的时代背景下,迪士尼公主们也历经着巨大转变:

从最初的傻白甜系列(以白雪公主、仙蒂公主、爱洛公主为代表)

白雪公主

仙蒂公主

爱洛公主

到上世纪90年代的独立、坚强(以爱丽儿公主和贝儿公主为代表)

爱丽儿公主

贝儿公主

直至新世纪的新型公主个性独立、自我强大(以梅莉达公主、蒂安娜公主和爱莎公主为代表)。

梅莉达公主

蒂安娜公主

 

 

爱莎公主

1、傻白甜系列公主。无论是纯正王室血统的白雪公主,温柔善良的灰姑娘仙蒂公主,还是爱幻想的睡美人爱洛公主,温柔善良、脆弱无力、憧憬爱情,她们的形象和个性都很相似,美丽却无力掌握自己命运。对于命运的不公,她们没有任何反抗精神。

这个系列的公主充分体现了当时的时代特征。做家务和照顾孩子是当时美国社会对女性主要社会功能的定位,温柔美丽、善良勤劳是社会对女性的要求与期待。

随着时代进步、女性崛起,这个阶段的迪士尼公主形象遭到大众批判,被指是男权思想下的附属产品。

2、积极进取系列公主。进入上世纪80年代,随着女性地位的提高,迪士尼动画中的女性意识也逐渐凸显,迪士尼公主们被赋予更加独立、坚强的人格特征。迪士尼官方把这一时期定义为“迪士尼动画的复兴时代”。

这个时期的公主包括:爱冒险的美人鱼爱丽儿公主,知性美丽、聪明优雅的贝儿公主,独立勇敢、好奇心强的茉莉公主,勇于自我牺牲、用爱感化生命的宝嘉康蒂公主,以及坚韧不拔、孝敬父母的木兰公主。

这一时期的迪士尼公主,不再甘于成为男性的附庸、盲目等待王子的拯救。她们个个拥有独立的人格、向往自由、敢于追求爱情和梦想中的生活,也试图反抗男权社会的束缚。

3、自强反叛系列公主。进入新世纪,社会的价值观更开放多元。新世纪的迪士尼公主展现了现代女性的独立意识和自由精神,反映了时代的变迁:

无论是勤劳勇敢、有着美丽梦想的蒂安娜公主,敢爱敢恨、勇敢美丽的乐佩公主,桀骜不驯、追求探索的梅莉达公主,呼风唤雪、战胜自我的爱莎公主,充满自信、乐于助人的安娜公主,以及乐观勇敢、有着冒险精神的莫阿娜公主。

新世纪的迪士尼公主们不再盲目相信浪漫爱情,她们相信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才能获得人生幸福与自我价值。

从依赖王子,到与王子互助合作,直至不需要王子,迪士尼公主完成了革命性的角色反转。

02.

公主全球化

《白雪公主》诞生至今,迪士尼公主走过的80年历史也是世界走向全球化的过程。作为美国软实力输出最成功的案例,迪士尼堪称美国文化输出的表率、急先锋。

14位迪士尼官方加冕的公主,从初期金发碧眼的blonde,清一色的白人公主,到亚裔、非洲裔、印第安裔、阿拉伯裔、波利尼西亚裔……

来自世界各地的公主,不同种族、不同肤色,宛如一个迪士尼公主的联合国。

相信随着时间的推进,越来越多少数族裔甚至外星来客,都会成为新一代的迪士尼公主。

第一代迪士尼公主无一例外来自西方核心价值观的输出地:西欧。白雪公主来自德国西南部小镇洛尔,灰姑娘仙蒂公主和睡美人爱洛公主都来自法国;

第二代(复兴时代)迪士尼公主突破了狭隘地域限制,版图拓展至北美、中东、东亚,甚至是广阔的海洋。除了贝尔公主来自传统的迪士尼公主家乡法国外,茉莉公主来自阿拉伯世界,宝嘉康蒂公主是北美的印第安公主,木兰则来自古老的中国,小美人鱼更是来自无边无际的海底世界!

新世纪的公主继续开疆拓土:蒂安娜公主成为迪士尼首位非洲裔公主,梅莉达来自遥远的苏格兰,爱莎公主和安娜公主来自更寒冷的挪威阿伦达尔,莫阿娜公主来自南太平洋小岛上,至于乐佩公主的所在地不详,但她金发碧眼的特质应该还是属于传统欧洲。

03.

公主爱情史

在迪士尼早期的故事中,公主与王子的爱情一直是不变的主题。

随着时代的变迁,迪士尼公主的故事主线发生了变化,公主们的爱情模式也悄然改变着。

第一代公主的爱情信念是:我的白马王子总有一天会到来!那个年代的公主,只要足够美丽善良、温柔真诚,总有王子来拯救。

这种爱情观随着女性意识的不断提高而遭到时代的唾弃。

灰姑娘是从白雪公主年代里走出来的第一步:平凡的女生也可以成为一个公主。

在《小美人鱼》中,爱丽儿公主充满好奇心,向往人类生活。这一次,迪士尼公主开始主动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一个全新的公主梦的开始。

《小美人鱼》

到《美女与野兽》中的贝尔公主,她不仅拥有美貌,而且是第一个用知识武装自己、努力掌握命运的女强人形象。迪士尼公主不再等待被救赎,反而开始承担起拯救的角色,并完成了对男性(野兽)成长过程中性格的改造(拯救)。

《美女与野兽》

茉莉公主是迪士尼的第一位异国公主,这是一个个性独立的公主,对于自己的爱情与命运充满了主见和想法。

茉莉公主

《风中奇缘》体现出上世纪90年代美国国内对于本土印第安人权利的关注。作为部落首领,宝嘉康蒂公主告诉人们,女性不但可以做公主,也可以统治和领导团队。

作为自由意志的化身,这位印第安公主化解了白人和印第安人之间的种族战争,并最终选择留在家乡带领族人。她为现代女性的独立与尊严做出了榜样。

迪士尼动画片《花木兰》

木兰的故事脱胎于中国南北朝时期的叙事诗《木兰辞》。在迪士尼公主演化史上,木兰有着独树一帜的意义。她不仅是唯一一位没有王室血统或身份的迪士尼公主,她的故事也远远超越了普通的迪士尼公主们追求爱情的主线。

木兰从军的目的是希望找到作为女性的生命价值,证明自己对社会和家庭的意义绝非只是嫁人。

迪士尼动画片《花木兰》

迪士尼公主第一次不再需要依附男人,而是女扮男装上战场杀敌,为家族赢得荣誉。木兰刚柔相济、英姿飒爽的形象彻底征服了西方观众。迪士尼公主的女权主义色彩在这个阶段达到了巅峰。

《公主与青蛙》的发生地美国的新奥尔良,是一个法国文化和美国文化交汇处。作为迪士尼第一位非裔公主,蒂安娜的梦想不再是传统的公主梦,而是开一家自己的餐厅。回归现实主义是迪士尼公主故事的全新尝试。

《公主与青蛙》

即将登场的两位公主则是整个迪士尼公主中的例外,除了她们,其他每位公主都有一段浪漫的爱情。她们就是《勇敢传说》中的梅莉达公主和《冰雪奇缘》的爱莎公主。

《勇敢传说》是迪士尼的一个新的尝试,故事完全跳出公主以爱情为主线的框架,亲情之爱成为战胜恶魔的神奇魔力。

梅莉达公主颠覆了传统的公主形象。她一头张扬肆意的红发,充满野性气质。在与母亲的包容理解之中,梅莉达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到自主选择婚姻的权利。

迪士尼最近的两部公主电影《冰雪奇缘》《海洋奇缘》中的主角,代表着当代“独立女性”的形象,引发了全球女性的强烈共鸣。

在《冰雪奇缘》中,“姐妹情义”贯穿全片,爱情不再是公主们的唯一归宿,女性无需惧怕释放自己的全部力量。

故事完全突破了公主王子的传统设定,男性完全成为配角乃至反派。公主不再需要被王子拯救,她可以自救甚至救人。

主题曲《随它吧》更是一曲当代女性主义的时代凯歌,将女性主义推向高潮,成为这个时代女性解放的最强音。

《海洋奇缘》的莫阿娜公主是最新的迪士尼公主。这位来自南太岛国的波里尼西亚公主,不仅不需要以往公主那样美丽优雅的身材,她不需要王子,也不需要爱情!

莫阿娜公主

电影中她只有一个“合作伙伴”毛伊,还是一个画风“粗糙”的彪形大汉。身为酋长的女儿,她独立勇敢,乐观坚强,为了拯救族人踏上了海上探险之路。

莫阿娜的形象被誉为最具当代女性独立精神的人物形象,深受全球影迷的喜爱。

80年的变迁,迪士尼公主从早期的傻白甜到张扬肆意的独立女性,从清一色的金发碧眼到种族肤色的大熔炉,我们见证了美国软实力成功输出的全过程,亲历全球化带来的深刻影响,也见证了将近百年女性主义的觉醒与崛起。



  • 我要评论

    评论内容*
    姓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今日头条

全部